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模拟心理咨询1


创作原因:好的心理咨询师太难找,都太贵。便宜的又不能乱来。于是和自己想象中的咨询师对个话,是想象不是理想的哈,有人物原型,因为我真的做过心理咨询。像基督教徒会在小黑屋向神父告解一样,我很需要有效的交流。

——患者,即重度抑郁和焦虑患者我本人。
—心理咨询师,是个漂亮的说话很有力量的小姐姐。

—最近怎么样?
——挺好的。
—再详细说说。
——和想象的一样……没什么太大的变化,我在重听生化,学校里的小黄车还挺方便的,图书馆也很安静。
—上学期的课已经学过了,会轻松一点。你原来说喜欢看书,最近还看吗?
——(笑)看,不看书我就没干的了。
—什么书?哲学类?
——社会现象类吧,放假两个月看了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。作者上吊自杀了已经,讲述被诱奸少女的心路历程,叩问文学的底限。
—这样的书会不会太负能量了。
——不会,没有东西能比我还负能量,我就是负能量本人。我的意思是看的时候与其说悲伤,不如讲愤怒更多一点。房思琪的困惑我在她那个年龄也有,就是关于性和爱,但我很快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,通过自慰。房思琪没有,任何方法都没有,所以她疯了。……我现在大概离疯也不太远了吧。
—不会,抑郁症跟精神病是不同的概念。
——嗯。欲发疯而不得,就是我最近的心理状态。
—那还是不太妙。新换的室友怎么样?
——挺好的。
—那就是不怎么样。
——不是。我没花太多心思在她们身上……我还是……对人不太感兴趣。
—从你的表情我感觉这件事给你很大压力。
——对,这是我病假半年得出的结论,人一旦脱离了社群,无法再与他人共情,就差不多该死了。
—你现在仍然想自杀?
——嗯。而且这种念头不曾减少。

22 Jun 2017
 
评论(3)
 
热度(4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