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【瓶邪】萍水一遭逢

上篇 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

火车有如长虫一般在轨道上缓缓蠕动,车厢内声音嘈杂混乱,方便面辣条鸡爪的气味更是一阵一阵地窜入鼻腔。列车员从尽头走来检票,我长出一口气拿出票来给他检查完,等到车厢里不再那么混乱,趁机走到吸烟处,吸一口烟才把自己胸腔中的那口浊气吐出来。没钱兼票买得迟,一天一夜的硬座几乎把自己坐废了,简直是受罪。

我是一只普通的建筑狗,毕业之后十分专业不对口地做了作家。说来惭愧,作家并不是我的理想,只是混口饭吃的手段。国庆小长假,想清静清静找一个地方涤荡自己的心灵。

车厢里躁动起来,已经开始有人收拾自己的行李。我的终点要到了,掐灭烟头我也走到自己的座位,帮旁边的小姑娘拿下她的行李。然后看着窗外发起呆来,着实没什么好看的,黑乎乎一片,只能感觉到自己是在前进,连去往哪个方向都分辨不清。

“列车前方到站白河,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准备,以免延误下车时间。”

车门的位置乌乌泱泱挤了十几个人,都拎着行李一脸疲惫而兴奋的表情。火车终于逐渐停止,列车员打开车门的时候几个人都开心地拢了拢自己的衣服。

出了门就感受到那股不同寻常的寒冷,一对小情侣穿着冲锋衣被冻得直哆嗦。白河这里是个小站,过了小铁门就出站了,对面站着很多举牌子招揽顾客的人,我本想经济起见去青旅,最后还是被主动搭话的一个小老板勾搭走了。

他的面包车停在一边,我坐上他车的副驾驶座,看外面都是一片昏暗。一会儿他就回来,带了一对小情侣,招呼他们往后坐。

老板准备开车,又来了三个小青年,说他们订了房间却没车搭,老板就很热情地让他们上车,答应送他们过去。

车行驶到一条比较宽阔的路上,我注意到两边悬挂了小旗,蓝色做底,白色的画着一座山。长白山的宣传画,简单中带点别致,挺不错的。

老板突然说快看,我正好就是直视着前方的,所以看到了那颗大大的流星。小情侣顾着耳鬓厮磨错过了。

“能看见流星说明天气还不错,前两天刚下了一场大雪,封山封到今天。”

“就是不能上去了?”

“上是能上,天池不能看,其他都能。”老板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说。

我哦了一声,心里觉得来亏了,多少人来这里就只为看个天池,现在却要泡汤。

老板把到地方的三个小青年放下去,继续开车向前,趁着空隙看我一眼,接着说道,“明天还要看能不能上,我觉得是不行了,你们都着急吗?”

“不急。”

“那就行,尽量把上山时间向后推推。”

这里叫二道白河,但二道和白河现在是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划。二道是由长白山什么委员会管辖的,属于山区,而白河则是单独的白河市。说是市,其实也就是一个小镇的规模。

老板把车开进一个居民小区,就在一栋楼前停下,就要带着我们上楼去。

我行李不多,就跟在最后往上走,连上四层已经有点疲惫,心说这还没到吗?

“快到了,再坚持一下。”

结果我们就爬到了顶楼。到都到这里了,再反悔也没有意义。更何况国庆期间宾馆难找,大半夜的实在劳累。

原来这是一个家庭旅馆,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。老板给我们各自安排了房间,我就钻进了自己屋里。屋里一张床,一个书桌,一排柜子。我打开行李拿出了电脑,发觉没什么要干的,就合上电脑准备睡觉,明天先在镇上四处转转。

睡得迷迷糊糊间我听到有人出门去了,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机一看才五点多,就又睡了过去。这一次小睡了将近一个小时,快七点的时候从床上翻了起来。

这一觉睡得很舒服,十月初的温度虽然已经凉到有些冷的地步,但还好我机智地加了一床被子,一晚上都没有被冻醒。

打开门传来小声的说话声音,而且还是一男一女,我还以为出门的是他们俩,现在看来还有另一个房客在。我挠挠头,开始洗洗涮涮。然后准备穿鞋出门。

看家的是一个老太太,她见我要出去,就问我一句,“出去吃饭?”“chi”说得像“qia”,不知道是哪里的口音。

白河的早晨有些迟,我在外面迎着冷风逛了两个小时才看见开门的早点摊子。我要了一笼包子一碗稀饭,自己坐着稀溜稀溜慢慢吃,一边看门口来来去去买早点的人。这儿早晨还是比较冷清的,路上只有小摊贩挑着一筐萝卜或是其他的蔬菜在叫卖,店铺都没有开门。

除了一条主要的街道四周零散分布着居民区和商业区之外,这里基本就没有看头了。但丝毫不影响这个地方的漂亮,空气也是极为适宜的,既不干燥也不潮湿。整个色调就是干净而平和的,令人十分舒服。

吃过早点我决定走到更远的地方去看看。前走不远就能看到一片松林,昨晚上在面包车车灯的照射下看过,那是世界上唯一一片美人松。

这种松树长得又直又高,松针接近苍青色,的确算是松树里的美人了。

我走在特意铺设的木头栈道上,阳光透过松林铺洒,趁机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。照我的懒法,照片我是不愿意拍的,但不拍怎么能证明我来过这里呢?回去说给老娘听她还指不定觉得我到哪胡混去了。

行人非常之少,我只看到一个背着黑色背包的小哥匆匆走过。实际上他走得并不匆匆,只是身高腿长,看起来比较快罢了。

我往林子深处走,这里是个名副其实的公园,坐在凳子上没有感觉,我就找了一个横倒在地的大木桩躺下,观赏起林子。两个大妈路过朝我这个方向指了一下,可能是没见过我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人。

闭上眼装了会儿逼后我差点就地睡着,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,发现自己衣服上已经落了一坨鸟屎。

强行装逼的代价。

上了楼我推开门见老太太还在屋里,对她点了个头,问她有没有热水。

她转身去拿热水壶,边说我给你烧,于是我就回屋了。我把所剩的一桶泡面拿出来,放好调料,出去看水烧开了没有,就见对面的房间里探出一个人头,也问有没有热水。

我一愣,这不是刚才在公园里见到的那小哥嘛。

近看这小哥长得真是不错,清俊的眉眼,下巴棱角分明。几乎一下子就攫住了我的心。

08 Dec 2015
 
评论
 
热度(4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