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【楼诚哨向】旧荒城郭(视频配文)第一章

@laplace  是给这位太太的视频配的文。

附上视频链接http://www.lofter.com/like?act=qbdashboardlike_20121221_01

评论里有授权嘿嘿,拙作字少见谅,用心完成这一篇。

 

说明:哨兵明楼×向导明诚,设定有参考。

 

 

第一章 国破山河

 

时值一九四一,未到十月,先于其他省市发展的上海处处弥漫着工业气息,天空也沾染了冰冷的金属色,望去了无生趣,直叫人看了生厌。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一副要开败的模样,树叶昏黄的带着皮孔把叶柄从枝干上剥离,往这厢行人身上粘去,偏却是无情物寻无情人,还未零落就被衣角带起的劲风甩开了,伶仃落地,一双行踪匆匆的脚飞快踩过。

 

这人名唤阿诚,似有姓却无姓,认识的人统统只叫他阿诚,为表敬意,加个先生也罢。出国留洋学的经济,很是个有才之人,但更是个厉害角色,参加过不少特务工作,让人有心撩无胆惹的杀神。他此日身着棕褐色调长款风衣,一副墨镜遮挡大半张脸,戴着黑色皮手套,神色冷峻。一贯的神色冷峻,脾气难捉摸,外国佬不能控制他,就只好将这个定时炸弹塞回了国人手里。说是塞,无人接也是一巴掌买卖做不响。

 

如今的上海,什么人有这样识人用人的胆色?

 

他回来了。一人站在窗前,双手背着,静静地看着阿诚走过街角拐入他所在的这栋大楼。他戴着一副金边眼睛,眼神如同风平浪静的大海一般,仿佛下一秒就可掀起惊涛骇浪,此时却依旧沉寂着。正是明楼有这样的胆色,材料下批,他一眼就看中这个阿诚,非要将之收入麾下,为此不惜得罪特高科的南田科长。他依旧在窗边静默地站立着,脚稳稳地踩着地,直到听到一声敲门声。

 

神色微动,明楼缓缓开口,“谁?”

 

门外人未回话,却先把门推开了,“您的新任秘书阿诚。”他的风衣已经换下,穿上了制服长靴。

 

“没人教过你礼数吗?”明楼本就低沉的声音加上丁点威压,不怒自威,平常胆色的人早就不敢再和他叫板。

 

而这个人,只是小幅度地牵动嘴角笑了笑,三分好笑七分不屑,一丝谦逊也无,“属下只是觉得当面回答长官更礼貌些。”阿诚正视着明长官的眼睛倒是满满的无辜。

 

明楼收回视线,慢步走到桌案之后坐下,头稍稍扬侧,问他道,“今天都有什么安排?”

 

阿诚虽不羁但也是个称职的秘书。他收敛自己的神色,展开手中的文件,一一向明楼汇报了今天要开的会议和需要下的决策,语句清晰毫无差错,然后他把文件摊平用双手恭敬地放在了明楼的桌子上。

 

明楼盯着这一叠纸上凌乱又张牙舞爪的字迹,“给我泡杯咖啡来。”

 

“您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阿诚看这个长官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人,以防他借琐事找自己麻烦,凡事还是问清楚做谨慎为好。

 

“没有。”明楼头也不抬,捻起最上面的一张纸来看。

 

阿诚带上门出去,泡了一咖啡再端进来,一叠纸明楼已经看完了大半。他躬身轻手轻脚把咖啡放在桌上,正要起身离开,被明楼一把揪住了衣领。阿诚反应不及,再想挣开发现明楼手劲极大,他居然一时挣不脱。

 

“记好了,第一进我的门永远要先敲,第二别拿你对待别人的态度来对待我。”

 

被明楼凌厉的眼神盯着让阿诚产生好似刀割一般的错觉,似乎明楼眼底的波澜不惊从来都是一层伪装。心机藏到眼底之后的人,一股危机感蓦然涌上他心头。

 

明楼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,转而给他扣好了制服最上面的那颗衣扣,然后他坐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,“咖啡加两颗糖。”杯子推给了阿诚。

 

“好的,先生。”阿诚思虑之后加上了这个称呼以显敬重。

 

明楼偏头看他,嘴角的微笑毫无温度,“很好,出去吧“

 

阿诚前脚出去,后脚明楼就颓唐地陷进了椅子里。陈设讲究的办公室,背后墙上蒋公神情严肃,空气里满满的肃杀气息。

 

 

 

明长官内心os:你衣服不穿好进门不敲连我喝咖啡要加糖也不知道了,生气!

12 Feb 2016
 
评论(5)
 
热度(28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