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痕迹

三.向我俯首认罪



“你的……怎么没带来?”傅红生神色暧昧地看着余罪,特意留下一段令人回味的停顿。



“扔了,什么都没问出来,爽完就敲晕扔掉了。”余罪斜躺在沙发上。



傅红生顿时着急起来,“就这么放走?他带警圌察来该怎么办?”



余罪瞟了他一眼,哼笑道,“拍了点艳圌照,他不敢说的。”



出了门他的神情立刻冷却下来,警方还没准备好,但情况已经不容拖延。只好走一步算一步。路灯无情地投射着影子,冷风吹来,余罪脑子里一咯噔。傅红生已经对他失去信任了。他撒开腿跑起来,盼望白敬亭没有被傅红生的人逮住。



心里却十分明白,凶多吉少。



他刚一回到工厂,小弟们就催促他开车。余罪看着他们搬运最后一箱毒圌品,说要进去拿包烟,桌子上有小弟玩儿剩下的几张纸,余罪把饮料瓶上的贴纸撕下来,趁人不注意在纸上粘了几下,然后贴进自己内圌裤里侧。



开夜车容易疲劳,换下小弟后,余罪把车往约定的地方开。一个小弟突然道,“余哥,开错了吧。走那条道。”



这小弟一笑,“你姘头还在车厢里呢,好好开车。”



余罪面无表情转头看他,“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,就是不信我。”



“不是,余哥,咱们做这行的都这样。一级防一级,办事才稳妥。”



余罪没有心情再跟他扯皮,只开着车,过了半小时左右,“我要解个手。”



“行,我陪您去。”



“不怕我尿你脸上你就跟来。”余罪没好气地跟他说话。



两人往路边小树林深处走去,余罪瞥了一眼车厢,尿完尿劈晕了小弟,白敬亭也同时从车厢跳下来。车里剩下的最后一个人起了疑心,拿着枪走下来。余罪和白敬亭躲在树林里,白敬亭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枪来,对准了那个人。



余罪吓了一跳,这个人的枪法可让人不敢恭维,翻身趴在白敬亭上方,握住了他两只手,“哥哥教你杀人。”



白敬亭对身上另一个人的温度感到很不自在,甚至无法专心。他抬头看一眼余罪,发现余罪的表情前所未有地严肃,他咽咽口水。



靠近了,砰。



余罪起身查看了中枪人的情况,白敬亭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,“你是天生的警圌察。”



余罪正沉思着,听了白敬亭这话回望他,“你也是天生的老师。”说完手往裤裆里掏,白敬亭以为他又耍流氓,后退了一下。只见余罪撕下一个贴纸,递给了他,“量应该够了,拿回去验。”



白敬亭要走,余罪又拦了他一下,“今天的事对不起了,下下之策,你的出现太意外了。”



“那你对着我硬圌起来也算是意外?”



“不算,那是必然。”

24 Mar 2017
 
评论(4)
 
热度(59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