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肉食者鄙

《高岭之花》同人,月岛桃×宇都宫龙一

第一部分

小女月岛桃。
长方盘、剑山、泉水;
池坊剪、小枝剪;
绿石竹、飞燕草、含苞郁金香。
这是什么垃圾选材。
剑山摆在盘左侧,泉水漫过一半。在水中剪去飞燕草多余的枝条,将其作为主花直插在剑山中,副枝在主枝旁三分之二高度落定。橙黄色的郁金香花苞作为点缀,用绿石竹包绕三朵花。这幅作品的主题是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。
放在任何花展中撑起月岛流的门面也毫无问题,只是这般花道不再是月岛桃的花道,因为她已不能照见自己。以人为镜,可正衣冠。丧失了嗅觉的花道家,说到底也不过是闻不到食物香气的废狗一只。
月白的飞燕草,和她成为跟踪狂被抓进警局时穿的长裙是同一个颜色。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,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自己。
“姐,你知道宇都宫龙一吗?花道新流派,说是要改革花道,自命宗师。”
“改革?还自命?这个人是有多狂妄自大。”
短信提示音响起,自行车店主说今天不必过去了,车还没修好。月岛桃吃着烤面包味如嚼蜡,正好我也没修好。
“奈奈,这个人所谓的改革成功了吗?”
“日本的花道流派都受到了影响,包括月岛家。那种结合潮流的新式花道目前来看都非常受欢迎。”
“哦。”
“姐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“营销手段很厉害,只是沾着花道的噱头去挣钱而已。”
“说起来,我这里有一张展票,姐要去吗?”
月岛桃捏起展票,花里胡哨的男人和他们脸上的花荒唐地使人发笑。轻蔑的笑容出现在她脸上,奈奈的神情却严肃起来,她的这位姐姐,是名副其实的高岭之花,寻常事很难引起她的注意。也正因为这样,她陷在被未婚夫背叛的阴影中难以自拔。
奈奈爱着姐姐,所以怕姐姐被别人的爱伤害。关心则乱,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桃,只是没出息地跟着她悲伤跟着她假装开心。师父不会这样看月岛桃,她是命定的月岛宗师,世袭的艺术家。并非偏爱大女儿,只是她太耀眼了,像太阳一样。太阳是不会为人所伤的,艺术家也没有爱情。桃还太弱小,她需要去经历,度过这段瓶颈期,又是一朵高不可攀之花。 她终将成为月岛家的标志。

19 Jul 2018
 
评论(1)
 
热度(5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