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肉食者鄙

《高岭之花》同人,月岛桃×宇都宫龙一

第二部分 陪酒女艺术家

月岛桃泼了玩具熊一脸酒,然后跑回了花都。曾经宣称只陪一个人喝酒的她今天大开杀戒,抢了其他陪酒女的生意。

三层楼梯之上,是翘着腿坐着的高昂着头的仙鹤。酒吧里的男人一圈又一圈地围在她周围献殷勤,仙鹤只对酒来者不拒,像是被一群尸体包围。这是理着西装领结的宇都宫龙一所看到的景象。

仙鹤万众膜拜,野鸡悄声不语。

宇都宫跟老板包下月岛桃的场,期间这女人几乎喝得烂醉。

“还记得我吗?月岛小姐。”

月岛桃慵懒抬眼,眼神朦胧地看他,似乎并没有分辨来人的意思,只是在等他自报家门。

“宇都宫龙一。”

“哦,男人。”

宇都宫失笑,这个人也被破坏的太彻底了,还能重建吗?不,倒不是他怀疑自己的能力,问题在于他应该对自己看上的人有信心。月岛宗师,必然能破而后立。他要的温茶到了,宇都宫慢慢斟上一杯,想也知道酒吧里的茶不好喝,所以他直接浇在了月岛桃的头上。

月岛桃迷蒙的神情逐渐清醒起来,茶水顺着脸颊滑下,将红晕浇熄。

“你是想死吗?”月岛桃挥退了想要给她擦洗的老板。

宇都宫换了个坐姿欣赏面前的落汤鸡,“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出来,我姑且听听。”

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。”月岛桃嗤笑着眼前的男人,一个野鸡出身的无名小卒,也敢妄称花道宗师。

“是吧,我什么东西也不是。可你呢?你就算坐在酒吧里,穿着艳俗的衣服画着浓抹的妆挂着廉价的笑容,也照样是仙鹤,月岛桃。”

宇都宫伸出手掌隔空托起月岛桃的脸,月岛知道从他的角度看起来自己并不是什么年级第四,也不是空有美貌落魄的陪酒女。她看到自己在宇都宫的眼中发着光,虽然是有利用价值的那种。

“被未婚夫甩掉不丢人,丢人的是因此烦扰到失去嗅觉。师父陷我于这种地步,却还要说为了结婚而放弃自己的才能是不可取。”

宇都宫脱下外套给月岛桃披上,用纸巾擦去她脸上的泪渍和茶水,被月岛桃夺过去自己擦了起来。

“内心的羸弱是不能拔苗助长的。”

“我只觉得他太卑劣了,怎么能对一手带大的徒弟做出这样的事情,更何况我是他的女儿。”

“做不出来的。”

“没错,所以不是他卑劣,还是我太羸弱。”

“我记得一个月前你在花展中光彩熠熠的样子,所有月会中的鲜花加起来都不如你耀眼。”

“外行。那时候我已经失去嗅觉了。”

“你们讲究花人合一,其中蕴涵的意思不只是融合还有缺一不可吧。嗅觉没了效果折损,是量的问题,不影响你是太阳的本质。”

月岛桃审视着面前这个男人,从他身上看出了不凡的野望和利欲,这样的人既有一定的能力又坦诚地不令人讨厌,反倒是玩具熊,一副为了别人掏心掏肺的模样,看不透他想要什么。连想吃天鹅肉的时候还要摆出为了别人好的伪善面孔,怎样的蛤蟆会这么做呢,倒不如说是另一种妄自尊大。相由心生,这两人的面相真是天差地别。

“有道理。”月岛桃站起来俯视着他,莞而一笑说道,“谢谢老板。”抬手将酒泼了他一脸,然后理了理头发爽快走人。

宇都宫舔掉嘴角的酒滴一品,觉得还是太劣质。便拿手绢悉数擦去,随后离开了。

31 Jul 2018
 
评论(1)
 
热度(5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