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都在卷土重来?
 
 

病人

服了这个走向,妹妹是无辜的啊,只能走姐妹cp了。

奈奈从不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因为在她踏入宫殿那一刻,就被站在顶端的真正的公主俯视过。于是她避免东施效颦,每一步都刚好走得和姐姐行差踏错。浑身散发着光芒的月岛桃,在这个平平无奇的继妹衬托下,显得更加闪耀。

现在奈奈知道,一切不过是她自我满足自我搪塞的借口。因为不敢争取,所以假装根本不想要。

中国总说红颜祸水,蓝颜也足以为祸人间。妈妈知道奈奈对姐姐怀有一股奇异的崇拜心理,像凡人仰望神衹,修仙无门,只能期盼神祗庇佑,绝不敢渴望其他。妈妈也是一个凡人,不同之处在于她深谙欲望为何物,为了嫁进名门,她绞尽脑汁。现在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她也可以和未来的女婿联手刺激女儿。

人不争取,是因为从未发现自己的欲望。只要有所求,就立即会利欲熏心起来,兢兢业业满足内心的野兽。

桃看到妹妹时她已经是一副破碎的样子了。这妮子从小就是一副诺诺的模样,温雅有余,野心不足。桃不敢想象她为了那个男人鼓足勇气站起来的样子,和眼前所见反差太过剧烈。

奈奈头发凌乱,哭着告诉桃原委。桃立即要给她报仇,奈奈拉住她的袖子告诉她不要。桃擦去她脸上的泪渍,“不是为了你,而是我现在对这个欺骗奈奈的人渣感到非常生气,他违背了与我的诺言,我气到不得不揍他一顿的程度。其他的事,等我回来从长计议。”

奈奈泪眼朦胧看着桃的背影,感到她的眼光从未出错,姐姐的确是无比自信的存在,比起她连前途都要羸弱寄生在男人身上,姐姐仅仅是泄愤也可以做得理直气壮。即使悄悄地在背后把举止行为打磨得像个大家小姐,她也知道自己的内心有多孱弱。

让桃十分忧心的奈奈,已经有三个月闭门不出。这件事宗师没有主动关心,桃也没去他面前报备。按照他不惜破坏女儿婚姻也要让女儿继承花道的尿性,不知道会对奈奈采取什么强硬的措施。其实也是桃心里知道,宗师认为奈奈没有天赋,虽然用心培养,其实是不指望她开出花来的,就连枯萎也是意料之中。

桃把奈奈叫去游乐园,奈奈十分开心。小妮子内心和桃一样珍惜这段没有血缘的姐妹情谊,只是因为男人而受的伤害,只能在背后默默抹去眼泪了。桃才发现奈奈并非她想得那样脆弱,她不迁怒于人,独独怪自己遇人不淑。对着妈妈和姐姐都可以笑脸相迎,唯独那个想要解释的男人她一点也无法面对。

今天这个作品是为了奈奈,桃在一干工具面前静坐许久,竟在镜子中逐渐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子。

“姐,这幅作品真的很好看,我很喜欢。”

“它的名字叫奈奈。”

奈奈有点呆楞,好像不太明白自己在姐姐心中到底地位如何。她翻来覆去欣赏着,终于流下泪来。

“宇都宫他,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。从一开始就说清楚了的,但我知道他也并不喜欢姐姐,只是想要宗师的位置而已。说是气愤,其实也嫉妒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就会不顾一切去争取。而我什么也不想要,内心一片空荡,只是个想要苟活的人而已。”

桃把花艺在她面前转了一圈,严格讲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插花了,因为桃干脆搬了一盆盆栽过来。绿油油的小叶旁开着米白色的小花,这是一株米兰。

花道虽有兴亡盛衰之理,却终究只是昙花一现。奈奈给我的感觉是需要精心陪护的盆栽,没有大绽光彩的欲望,却独自馥郁着。

“欲望其实非好非坏,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单单活着,就已经耗费心力。有欲望,便会承受求而不得的痛苦。”

“陷在噩梦中时,这株米兰唤醒了我。本来是插花的材料,现在想想应该完璧归赵。”

“讲了这么多,只是想说,我十分挂念奈奈。为了报答我的这份挂念,奈奈也要时常想着我才行。如果不知道想要什么,那就照顾好这株花,改日要用。”

奈奈不住地点头,轻柔抚摸着米兰的小叶片。宗师、爱情、男人,说到底她不过是想要姐姐而已。

28 Aug 2018
 
评论(2)
 
热度(4)
© 十九柴 | Powered by LOFTER